黄家驹

[ 7252 查看 / 2 回复 ]



  黄家驹于1962年6月10日出生在中国香港,自小与家人居住在苏屋邨;初中时代时,家驹因朋友的潜移默化而爱上了西欧流行音乐;17岁时因邻居搬家留下的一支木吉他而令他与这种乐器结下了不解之缘。黄家驹于博允中学毕业后,曾任职办公室助理、五金、冷气、水电工程、电视台布景员等,甚至加入乐队鼓手叶世荣任职的保险公司作推销员。   八十年代初期,黄家驹通过香港Tom Lee琴行老板的介绍下认识了叶世荣,并发觉彼此音乐兴趣相近,于是联同两位朋友邓炜谦(又名:邬林;英文名:William)及李荣潮一起组成乐队作音乐交流,此为Beyond的雏型。Beyond于1983年正式组建,乐队在经过几次人事变动的期间时,贝斯手黄家强和主音吉他手黄贯中先后加入;并自资举办“永远等待”音乐会及推出盒带《再见理想》,终获唱片公司经理人垂青而加入乐坛。   Beyond在1983年至1993年的阶段时发表的大部分作品均为黄家驹创作及主唱;黄家驹除了为自己的乐队创作作品之外,偶尔他也为其他的歌手(例如许冠杰、谭咏麟、麦洁文、王菲、蔡兴麟等)创作。但遗憾的是,由于当时Beyond四人时代后期所属唱片公司(华纳)的高层抱着“好作品应该留给自己,乐迷想听Beyond的音乐就应该买Beyond的唱片”的狭隘思想,反对Beyond成员把自己作品交给别人演绎,故有机会与Beyond合作的歌手不多。   黄家驹具有率真的性格,且敢怒敢言!因此有时令娱乐圈中的人不满;然而其果断、健谈的个性,也令他成为Beyond的队长,并带领Beyond力闯多个高峰使其成为了中国香港的殿堂级乐队。不过由于他们对香港乐坛失望,再加上希望乐队能够冲出香港,Beyond决定向台湾、日本、东南亚等地方发展。   1991年9月,Beyond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举办了五场“生命接触”演唱会;此时日本唱片公司经理人对Beyond产生了兴趣并与他们签约,带领Beyond往日本及亚洲其他地区发展。同年年底,他们转投华纳唱片,开始了Beyond的华纳时代,黄家驹表示这是他们希望有更大自由度去玩音乐。   1992年,Beyond开始长居日本,并接下大大小小的工作,其中包括他们最不愿意的游戏节目;他们在起初时以为日本比香港有更大的自由度去做音乐,谁知却依然要装“邻家的小男孩”去得到日本乐迷认同。虽然他们在日本的生活很孤独,但在那里学习到了和香港不一样的音乐成为了Beyond在日本玩音乐最大的推动力。此时的Beyond,在日本的知名度已慢慢上升并引来一些支持者。
分享 转发
TOP

Beyond在日本东京富士电视台拍摄游戏节目“Ucchan-nanchan no yarunara yaraneba”,这是日本的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游戏节目,而这个节目的两位主持人—内村光良和Nanbara(黑色饼干的成员之一)在日本十分出名。此节目是富士电视台一个极受欢迎的制作,由1990年10月开始启播,收视率很高;当时每逢星期六,安排在黄金时段播放。   当时电视台正在录制一个综合性节目,并邀请了一批嘉宾参与演出,其中包括中国香港的Beyond成员(黄家驹、黄家强、黄贯中、叶世荣)。   日本凌晨1时(香港时间半夜12时),录制开始,在一个名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游戏环节中,当天12名嘉宾分成两组,在一个舞台上进行比赛。   舞台高约3米,台的中央有一个水槽,上空悬缀“宝物”,由两组人争夺。比赛进行了15分钟,两队人集中到台的一方;由于台上湿滑,有些人滑倒并撞向台后的背景板;由于冲力大,背景板后的支架脱落;而节目主持人内村光良(28岁)及Beyond的黄家驹(31岁)分别坠落地上,黄家驹不幸头先坠地,陷入了昏迷状态,而内村光良头戴安全帽仅受轻伤并无大碍。在日本时间凌晨1时25分及30分,两辆救护车分别赶到,把二人送往就近的东京女子医科大学医院就诊;经医生诊断,证实黄家驹的伤势为急性脑膜血肿,头盖骨骨折,脑挫伤和急性脑肿胀,一直未能苏醒。黄家驹所住的东京女子医大位于新宿区川田町,为六层高建筑物,家驹被安排在顶楼一独立病房留院观察。当日在日本,只有一份晚报报导了这宗意外。   事发后,该院发言人称黄家驹仍然昏迷,情况严重;由于仍未确定脑部受损程度,故不能马上进行手术,一切待进一步检查才作决定。   至于Beyond其他成员,亦多次前往医院探望黄家驹,在医院等候进一步消息。   东京女子医大加强了守卫,一切闲杂人等拒于门外;除了黄家驹的亲友外,就只准富士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进出。   闻风而至的Beyond乐迷不能进入探望,只好怀着忧伤的心情在医院外面等候;有些女乐迷守在一家食店折纸鹤,打算连夜折好一千只送给家驹,望他早日康复。   日本艺术界发生过的演出事故,以1981年10月5日,河合奈保子在NHK电视台作演唱彩排时的一宗意外最为严重;当时河合奈保子年仅18岁,在舞台上不慎踩进洞口,跌落4米高的台下地面,导致腰椎骨折断。
TOP

家驹的家人去了日本,另外香港商业二台DJ郭启华亦去到日本,他从日本一位友人口中得知此事;而香港的传媒对于此宗意外非常关注,但由于台风和签证的关系,他们被迫延迟出发到日本。意外发生后,Beyond的日本经理人并没提及这件意外,这反映出他们和富士电视台有意把事情隐瞒。大部分的日本报章均有报导这宗新闻,但是篇幅却相当小;而大幅报导这次意外的报纸,亦只提及内村光良,并没有怎样去报导家驹的情况;相反在香港,所有报章均以头版和大篇幅去报导这次意外。
  香港一名脑科专家指出:如果脑部受重击,伤者可能立刻陷入昏迷;而脑部肿胀会令脑部压力增加,如压力超出可控制范围,伤者会因脑出血而死。他指出治疗脑出血的标准是立刻替病人进行脑扫描,如发现瘀血就要进行开脑手术、清除瘀血及放入仪器测量脑压或用药物降低脑压。   这位脑科专家表示“据外电报道,黄家驹受伤后未进行过手术,此举有点令人奇怪”!但另外一方面消息是“嘉禾公司曾请人去找南斯拉夫两位出色的脑外科圣手准备来治家驹的病。这两位专家,当年曾治疗在南斯拉夫拍《龙虎兄弟》受伤的成龙,十分成功。但当时,他们的国家正处在战乱中,两位脑科圣手一位下落不明,另一位叫积奇的则被塞尔维亚方面招入军中做军医,很难来日本”。   在中国香港,商业二台为家驹举行了一个祈祷会,希望家驹能早日痊愈。在这次祈祷会中,太极乐队的邓建明以及商台的DJ作了《爱的力量》,祈求家驹能够度过这一个难关。   香港的报章继续报导家驹的情况,但由于日本方面的新闻封锁,香港的报章只能得到很有限的消息,大部分报章只说家驹情况尚可。
TOP